課程活動 



村上春樹與精神分析---心的顏色與森林的歌

 

 

村上春樹與精神分析 ---- 心的顏色與森林的歌

 

何時才有白日的你,而不只有黑夜的我?愛與死的輪迴,何時才能脫離「挪威森林」當中那個沒有吐實的?披頭四的歌曲挪威森林的副標題:小鳥已飛離,似乎透漏了愛情的青鳥早已遠離了森林,但卻在心裡留下何種創傷?或是惆悵呢?當渡邊與玲子為死去的直子漫長地吟唱,是否就像樂神奧菲斯的回首,愛人旋即被地獄吞沒,情侶終將永隔,年輕時的愛情還剩下什麼?

世界末日當中,完全的人是沒有心的,心會被獸運走,獸因為留存過多的自我而死亡,而自我經由夢的解讀才可以消失在大氣中,這種心的變化與精神分析中的自戀、客體的主張有何關聯?1Q84裏有著種種騙人的表象,穿梭於意識與無意識的月球之旅,是否也發生在精神分析的過程當中?最後是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從貧瘠荒蕪演變為無限的可能,作者以具體、循序漸進地重現了精神分析理論中過渡客體、死亡母親與負向存有等等概念。

我們邀請你以佛洛伊德、溫尼考特、葛林等精神分析師的觀點,拆解又重構村上春樹筆下的種種,同時也以他書寫的人物與情節,吸收與分解精神分析的種種。

 

時       間:2015/11/07 (六) 10:00-17:20

地       點: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二段35號2樓之一

主辦單位:臺灣精神分析學會

 

【工作坊日程表】

時間

主題

講師

主持人

10:00-10:40

第一人稱愛與死

林建國 教授

蔡榮裕 醫師

10:40-11:20

「挪威的森林」—

當我們討論愛情,我們討論的是什麼?

單  瑜 醫師

11:20-12:00

森林深處的音樂與青春

楊明敏 醫師

12:00-13:30

午休

13:30-14:10

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心」和「我」的奇幻旅程

劉佳昌 醫師

 

李俊毅 醫師

14:10-14:50

1Q84 — 通往兩個月亮的潛意識世界

盧志彬 醫師

14:50-15:30

過渡空間的死亡與重生: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以及各種顏色的焦慮

周仁宇 醫師

15:30-15:50

中場休息

15:50-17:20

綜合討論

全體與會者

李俊毅 醫師

 

 

 

 

 

 

 

 

 

 

 

 

 

 

 

 

 

 

 

 

 

 

 

【講者簡介】 (依姓氏筆畫順序)

李俊毅  精神科醫師、英國倫敦大學學院理論精神分析碩士、臺灣精神分析學會會員

林建國  紐約羅徹斯特大學比較文學博士、國立交通大學外文系副教授、臺灣精神分析學會榮譽會員

周仁宇  兒童精神科醫師、美國華盛頓大學人類學博士、國際精神分析學會精神分析師

單   瑜  精神科醫師、台灣大學醫學院醫學士、臺灣精神分析學會會員

楊明敏  精神科醫師、巴黎第七大學精神病理博士、國際精神分析學會精神分析師

劉佳昌  北市聯醫松德院區一般精神科主治醫師、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督導、英國倫敦大學學 院理論精神分析碩士、臺灣精神分析學會前理事長

蔡榮裕  臺灣精神分析學會名譽理事長、北市聯醫松德院區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暨一般精神科主治醫師

盧志彬  精神科醫師、高雄醫學院醫學士、臺灣精神分析學會會員

 

【主題介紹】

第一人稱愛與死 / 林建國

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所寫的每宗情愛事件,全被死亡包覆。每宗愛與死事件的陳述,又被第一人稱包覆。小說串連着眾多第一人稱的事件,以致眾多人物似乎只是一個人物。小說如果只用三個字簡述,就是「我、我、我」。他們沒停止過告白,也沒在真正吐實,好像說了很多,卻都欲言又止,話中有話,我中有我。小說的「我」渡邊徹,隱藏當年就讀早稻田大學的村上。小說行文,夾雜眾多村上個人鍾愛的第一人稱小說──《大亨小傳》、《麥田捕手》、《吉姆爺》──任他引述,作為背書。但《挪威的森林》比它們複雜世故,因為書中愛情故事,由於沒有完全吐實,反而魅力難擋,夢境一般迷人。或許也比它們簡單,因為眾多故事,卻都一致有如一個第一人稱的夢境。夢,總是第一人稱。一整個晚上的夜夢,一如《夢的解析》發現,常常只是同一個夢。難怪《挪威的森林》顯得如此統一,從人物,從第一人稱,從情愛被死亡包覆。如果《挪威的森林》是個夜夢,為何難以從中醒來,包括它的讀者?如果它來自黑夜,想問白日何時到來?失去白日參照,怎樣才能對《挪威的森林》吐實,一部沒有完全吐實的小說?愛與死的輪迴(以及不輪迴),何時才能脫離沒有吐實的第一人稱?何時才有白日的你,而不是只有黑夜的我?

 

「挪威的森林」-- 當我們討論愛情,我們討論的是什麼?/ 單瑜

村上春樹的作品「挪威的森林」引用Beatles的一首曲子「Norwegian wood(this bird has flown)」。歌曲中挪威木(Norwegian wood)的原意並不是森林而是一種木材。挪威並沒有森林,但是村上先生從日文譯名「挪威的森林」發展,開創了他文學中的一片森林。根據Paul Mccartney的說法,John Lenon歌曲的創意來自於一段婚外情,聆聽過原曲的人應該都能夠感受到歌曲中愛戀的失落與悵然,正如歌曲的副標--this bird has flown-- 歌曲中的三角關係以及愛欲關係中無法滿足的悵然若失,或許正是村上作品「挪威的森林」中複雜開展的多重三角關係與文本中瀰漫的失落情緒的重要心理基礎。佛洛伊德在他的作品「愛情心理學」以一種男人的對象選擇為例,說明男人在三角關係中的欲望滿足。當我們討論愛情的時候,愛情的各種欲望或許經常糾結、彼此矛盾。作為一個文學家,小說有一種簡便的方式來達成各種互斥的愛戀欲望,小說家可以創造一個又一個的角色,讓表面上看來矛盾的欲望在故事裡同時得到滿足。

 

森林深處的音樂與青春 / 楊明敏

為何一位作家在文字中大量地提及音樂的標題?玲子與渡邊為直子寂寥的葬禮,一口氣演奏了51條曲目,這些音樂是為青春的消逝做哀悼嗎?為何村上春樹在“聽風的歌”,以名為“鼠”的主人翁為首的三部曲之後,寫出了挪威的森林,最後又以”舞、舞、舞”這本提及音樂次數最多的小說,作為青春期的告別?如何用“不諳音樂”的佛洛伊德的理論,探討青少年與音樂的關係?說明音樂不是春春的背景,而是青春的血與肉,用精神分析的觀點了解青少年的愛情與時間感,以及象徵化過程的困難。 

 

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心」和「我」的奇幻旅程 / 劉佳昌

兩個世界,兩個「我」。一個是意識的現實世界—「冷酷異境」;另一個是潛意識的「街」—「意識的核」、「世界末日」。獨特的風格訴說著奇幻的故事,反覆被提及的是遺忘、失落、哀傷、自我的演化、妥協、沉淪和救贖,讀者遂無可避免被深深觸動。然其中最大的疑團還是圍繞著對話中不斷被談到的—心。心,你我都很熟悉,要靠近看時,卻變得模糊。科學、哲學、宗教、文學,都談到心。故事中的心,是記憶、自我、靈魂、還是根本的人性?而人性又是什麼?有意思的是,書中多是以反面來呈現這個謎題,即,心的失去。它讓精神分析有很大的想像空間。太多挫折和失落造成原欲投資從現實撤退,回到續發的自戀,而為了重新接觸現實又虛構出一個妄想的世界,這是佛洛伊德對史瑞伯世界末日妄想的詮釋。然而本書中的世界末日與此大異其趣,更像是對完美和永恒提出的質疑和省思。庸庸碌碌的現實人生,與丟棄了心的寧靜世界,真的只能二選一嗎?精神分析會怎麼回答?

 

1Q84 -- 通往兩個月亮的潛意識世界 / 盧志彬

佛洛伊德認為,人會把潛抑的內容重複地帶回他的生活中,成為他的個性,症狀,病態的一部分。而精神分析的治療工作,即傾聽著躺椅上被分析者的訴說,將其潛意識內容翻譯成彼此共通的語言,帶回個案意識層面,藉此個案得以思考並轉變。當聆聽1Q84,在他的表象故事之外,也會聽到他所訴說的潛意識故事。小說當中的主角,從一個月亮的意識世界,進入了兩個月亮的潛意識世界,展開了驚滔駭浪的重生之旅。從這樣的角度閱讀,不管潛意識的回返,潛抑的緣由,治療當中潛意識內容的傳遞,甚或working through,都隱然的在小說當中發現到精彩的對應。

 

過渡空間的死亡與重生:沒有色彩的多崎作以及各種顏色的焦慮 / 周仁宇

嬰兒在與真實父母的互動中,逐漸一點一滴地建立起一個內在客體。然後,再經由一段涉及過渡客體的漫長旅程,最終將有一個幾乎充滿無限可能的空間在嬰兒的內在世界裡出現。沒有色彩的多崎作便是關於這個空間的故事,關於這個空間如何在幾乎被完全摧毀後重生的故事。在村上春樹這本小說細緻的人性刻劃中,我們將看到 Andre Green和D.W. Winnicott理論中關於死亡母親、過渡客體、以及負向存有等深奧的理論被清楚地描繪出來。

 

 

【費用】

臺灣精神分析學會會員

免費參加,請事先報名

一般人士

1,500元

學生 (請出示國內有效學生證)

1,000元

 

 

【報名與繳費方式】

請至課程網頁「即刻報名」處填寫報名資料,並依照匯款通知完成繳費。

 

 

【注意事項】

1. 退費:課程開始前十天(2015/10/28),可退款項80%,之後恕不退費。

2. 學生身份報名者請於開課當日報到時出示有效學生證,以便順利入場。

3. 洽詢:臺灣精神分析學會 02-27085670,psychoanalysis2@gmail.com

 

 
臺灣精神分析學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4 Psychoanalysis.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