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精神分析學會 Taiwan Psychoanalytic Association
會員專區 





標題 關於愛情,精神分析怎麼說?(1)
時間 2019-02-15 14:18:11
內容

 

關於愛情,精神分析怎麼說?
 
 
 
分段簡介 (行政團隊:楊明敏、林俐伶)
 
(1)
 
演講者Dr. Bernard Favarel-Garrigues     
翻譯者 葉偉忠
題目:我們可知愛的是誰 ? 被愛的那個人,有名字嗎 ?  
 
羅密歐與茱麗葉,真的彼此認識對方嗎?一個人為什麼愛另外一個人? 通常我們會得到一個含糊的答案? 愛情關係當中有多少是投射,將對方理想化?愛情當中自戀的成分有多少,所愛的人可以真實地被碰觸嗎?在愛情的關係中,“我”的重要性何在?
 
含混的記憶痕跡和肉體結合在一起,曾經,父母讓我們相信我們就要「如此這般」地被愛的,一個人在這樣的脈絡之下對自我的愛是之為自戀。在生命最初之時,母親和「生命」(世界?)本身是分不清的,”我的誕生”跟”世界的誕生”是混淆的,後來,人們有一個重要的認識: 「我們屬於/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但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是屬於我們的」,個體化的過程於焉展開,因為我們可以開始接收他者特質,一切與他者(差異)有關的東西。一個人的個人歷史影響著他如何去愛、以怎樣的開放與親密的方式去對待他者。誕生是一個生命的過程(有呈現與再現),人們面對要放棄「一個」去接受有「兩個」是很不容易的—自戀式的移情。自戀式的移情呈現出一個個體對於”分化”differentiation的困難,他不認識他者也不打算開放自己去認識。心理機制出現”雙重”、”鏡像”、”融合”等現象,他藉由「自戀」去決定愛的對象,自戀是愛情中最重要的成分,重複過去情感上的失望感是具備著”愛”的力量的。
 
那我們看不清楚的對方,是一個具實質存在的個體,這裡,我們面對的是實質的「人際」的存在,不是自閉者的獨白;然而,對方終究是我們想像出來的—我想的他其實也不是實質的他,而要我了解自己的想像已然困難萬分,我要怎麼能了解那個對方呢?
 
卡拉法喬(Caravaggio, 1500前後)的自戀,倒影仍在水中,然而超現實畫派的達利(Dali),所繪製的自戀的變形,自戀的double不在水中,而在外界。如果愛對方其實有自戀的成分,但是為何就是“這個”人?自戀不是自閉,對方有我們相似的成分,愛的對象與自己仍然是有差異,這差異的來源之一,是認出母親身上也有女性的成分,父親身上有男性的成分,是性別差異體現在世代差異之中,不只是內在與外在的差異,更是相同與不同的差異,我們覺得是選擇了對象,但者選擇的過程中有重要的細節、有深刻的片段,作為選擇的依據,而愛情生活是這段經歷的想像與記憶,所以我們的選擇,其中有早被決定的部分。
 
愛情在分析之後,還會存在嗎?愛情是一種喪失客體又再度找到的一種哀悼嗎?
 
結論:
羅密歐與茱麗葉相信所愛的是茱麗葉與羅密歐
寧可有愛所帶來的種種傷害,也勝於沒有愛。
寧可要Eros也不要Thanatos
 
 
留言 陳冠宇      #1      2019-03-13 15:06:09
內容
哇,念儒在替我們舖哏嗎?讓我們也開始期待即將於暑期上線的影音專題第二檔「關於兒童」囉!
留言 吳念儒      #2      2019-03-06 14:50:00
內容
趁空檔看了25分鐘,驚覺童年的力量太巨大了......
回應此篇
*內容
*驗證碼 ( 重新產生 )

 
臺灣精神分析學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4 Psychoanalysis.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