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精神分析學會 Taiwan Psychoanalytic Association
會員專區 





標題 關於愛情,精神分析怎麼說?(6)
時間 2019-02-15 14:33:53
內容

 

關於愛情,精神分析怎麼說?
 
 
 
 
分段簡介 (行政團隊:楊明敏、林俐伶)
 
(6) 
接著「男人,女人,他者:差異」的演講所進行的討論
 
別人明明在我們面前,但我們總是按我們的想像來看他。
 
比較小男生與小女生對性差異的發現,以及其後的發展,這過程中的里程碑式發現母親身上的女人。其中之一的反應是:我居然不是母親的全部(女人是針對另一個對象。例如:是針對另一個男人),繼而引起了嫉妒,日後的愛情會沒有任何嫉妒嗎?有沒有嫉妒的愛情嗎?
 
法國1968的社運,當時認為嫉妒是社會的產物,主張性解放,但也許今日我們要問的是如何從性解放當中解放,精神分析不是被動、溝通的理論。有幾個例子,例如有人提到西蒙波娃,講者說到波娃在那”性解放”的形式中承受的苦。
 
佛洛伊德在1910年時,將重點擺在怕失去客體對象的愛,晚年(1930)將重點擺在自戀與envy。
 
有人提到,好奇是被妒羨啟動的,例如 : 小女孩因 「沒有」而envy,又因envy而好奇,Bernard似乎並不認同此說法,他更在意的是:是什麼壓制了小孩的好奇心?
 
過於好奇的小孩,到頭來發現自己一無是處,父母親一切為自己而做,而不是為他。(覆議) 此為對「自戀」有所傷害的事實,因此,不再好奇是否是保護著「自戀」不要受創? 還是要反過來說呢?
 
問:我們問這麼多,就是不想知道囉? 可否請你推薦一下,我們不該知道的。
 
答:很難回答,分析最後不是達到真理,而是圍繞著自己的看法,所以我不喜歡講演。分析師巴林(M. Balin)曾說,許多時候都是有了答案才發問。
 
問:方才的講演很注重看、視覺,但分析時的聆聽呢?
 
答:視覺、觀看是比較防禦性的,“聽”則是比較接近“未知”。聽到的往往比被看到的更令人害怕,伊底帕斯自認為什麼都知道,但是他瞎了之後才開始知道。
 
 
 
回應此篇
*內容
*驗證碼 ( 重新產生 )

 
臺灣精神分析學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4 Psychoanalysis.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