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精神分析學會 Taiwan Psychoanalytic Association
會員專區 





標題 不再天真的兒童:多方閱讀性學三論、幼兒性特質與小漢斯(4)
時間 2019-07-17 16:55:01
內容

 

不再天真的兒童:多方閱讀性學三論、幼兒性特質與小漢斯
 
 
 
分段簡介 (行政團隊:楊明敏)
 
(4)
講演者:Nikolas A. H.    (2011年春)
翻譯者:鄭家玲
內容:佛洛伊德性學三論的第二論(1905, 1915)
 
探討焦慮的性質…auto-erotic 轉向self並不代表遠離object。
Paula Heimann 主張轉向內在客體,另一方面 ,自己就是客體。
提到Freud與Bion細部的探討,前者對性的探討,就如同後者對思考的探討。
 
另一位講者(Anderson)提到:小孩對性的思索調查(sexual research),例如scopophilia,當代的主張與Freud不盡相同(知識本能 vs 性的驅策),例如對小孩從哪裡來的興趣,是對知識的尋求,還是性組織(sexual organization)自然而然的發展?
1924時Freud又加上註解,說明phallic phase 。
 
潛伏期(latency suppress)的工作是潛抑對雙親的性,而保留情感的部分。
 
第二部分的結尾,談到昇華,將智性發展的途徑(intellectual pathway)和性發展的途徑(sexual pathway)結合,從而構成了昇華(sublimation)。
 
古典的精神分析談論sexuality, sensuality 等,和object的關係,然而當代的精神分析比較強調reality的原則。
 
提問與回應:
 
1. 歇斯底里的罹患者,對性特質(sexuality)的處置(management),往往給人性化(sexualization)的印象。例如Dora的症狀:咳嗽,是針對sexuality,口交的抵禦。但古典分析中所謂“量”的問題,變成變成客體的問題,能否涵融(contain)的問題,換言之,不是僅考慮驅力或者防衛,而是考慮脈絡(context)的問題。
 
2. 幼兒期的失憶(infantile amnesia)是有原因的,對客體的渴望和佔有,不被允許、而被潛抑。然而,歇斯底里的遺忘則不同,當事者不接受被排除於父母之外,從而不接受父母,一般成人受到的情感衝突,呈現焦慮;而歇斯底里則呈現漠不關心(la belle indifference),佛洛伊德傾向連接兩種失憶,但當代的主張,則認為兩者的性質不同。
 
 
 
 
回應此篇
*內容
*驗證碼 ( 重新產生 )

 
臺灣精神分析學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4 Psychoanalysis.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