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精神分析學會 Taiwan Psychoanalytic Association
會員專區 





標題 沒完沒了的疫情,沒完(玩)沒了(瞭)的移情 (7) 移情的行動在邊緣型個案中產生的問題
時間 2020-07-03 23:55:15
內容

(7)

分段簡介(影音團隊:王麗文)

演講者:Dr. Laurence Kahn

翻譯者:賴怡妝

題目:移情的行動在邊緣型個案中產生的問題(上)

(2011冬季精神分析國際研討會--移情:再度浮現的古老容顏)

 

如果,節慶、party的設置,是暫時不用遵守超我,佛洛伊德假設,就像超我暫時被消除,會不會像是自我的勝利?那躁症,像是自我反叛超我而得意洋洋?參加政治運動,像是躁症一般的是對暴政的對抗,會不會也是對超我的嚴厲對抗?更像是對拒斥客體(父親)的認同?  安靜沉默、空洞死亡的母親,當打開社會底層,像是打開母親的黑絲襪般的記憶,抑鬱又濃稠。該怎麼想念母親?該把她放在哪個位置? 羅倫斯˙康(Dr. Laurence Kahn)博士帶來了一個精彩的個案報告,討論”移情的行動在邊緣型個案中產生的問題”,其中分析師時而變成需要反抗的父親、時而變成活著沉默的母親、或是自戀結構中無形像的母親、或是對父親認同般的上樓找妓女一樣的上樓找分析師做分析。終究,要疏通移情中最黑暗的部分,就不能不碰性的元素。

 

※羅倫斯.康(Dr. Laurence Kahn)博士《童年治療》(Cures d’enfance) 譯者:康鈺珮、林莞曦、楊明敏  五南出版社

 

回應此篇
*內容
*驗證碼 ( 重新產生 )

 
臺灣精神分析學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4 Psychoanalysis.org.tw